瀏覽方式: 留言式閱讀 | 主題式閱讀
排序方式: 新留言在前 | 新留言在後

2013-10-08 11:34:53 法國麵包使用蒸氣效果

維基:https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Baguette

 


 

”Deck ovens use steam injection, through various methods, to create the proper baguette. The oven is typically heated to well over 205 °C (400 °F). The steam allows the crust to expand before setting, thus creating a lighter, airier loaf. It also melts the dextrose on the bread's surface, giving a slightly glazed effect.”


上述”It also melts the dextrose on the bread's surface, giving a slightly glazed effect.


 

蒸氣同時融解麵包表面上的葡萄糖,讓麵包表面產生一點點釉面效果。


 

##水蒸氣的溫度最高不會超過100℃,要產生足以融解麵包表面葡萄糖的效果,水蒸氣必須維持一定的高溫、密度和夠長的時間,這對麵包迅速膨脹具有關鍵的作用,簡單說,在烤焙的前10分鐘,根本就是將烤箱變成一個大蒸籠,讓麵團快速的「發」起來變成饅頭,然後在接下來的15~20分鐘,再把饅頭烤乾變成法國麵包(吧?!)

檢舉 /

2013-10-03 13:24:24 馬英九表示8月31日晚間黃世銘來找他,他並不知道黃世銘要幹嘛~~~

馬英九表示,8月31日晚間8點半,黃世銘赴官邸報告,當時他並不知道黃世銘為何事求見。

一個非直屬關係的下級官員,可以在颱風來襲的深夜(總統府已澄清是9點半)直奔總統官邸,而總統事先並不知道為何事求見。隨便什麼阿貓阿狗說有密奏求見,就可隨時隨地見到總統,天底下-至少在中華民國台灣總統府是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!要不是從來就常幹這種事,那絕對是說謊!想裝無辜,恐怕沒那麼容易哦!
檢舉 /

2013-10-03 10:40:49 十月十日,馬王見面,馬可能會這麼說---

十月十日,馬王見面,馬可能會這麼說---


馬:其實是這樣的,我看景氣太低迷了,所以叫黃世銘出來攪和一下,旨在製造氣氛,你不是介意吧?

王:吞下去我就不介意!

檢舉 /

2013-09-27 22:40:56 沒有違法,就不用擔心監聽

「沒有違法,就不用擔心監聽」,換言之,洗澡幹嘛怕人看呢?又沒有違法不是?幹嘛怕人看呢?沒有違法就不怕被人看呀!

檢舉 /

2013-09-27 09:30:21 馬王之爭:針對檢察總長最精采的質詢

馬王之爭:針對檢察總長最精采的質詢

*圖片擷取自立委劉櫂豪質詢檢察總長黃世銘的畫面

台灣好生活報2012/03/30刊登的頭條幕後「如果你希望立法院提昇問政品質」,曾全文整理「都市更新條例」爭議當中最精采的問政質詢,主角是立委尤美女和內政部長李鴻源。在九月政變馬王之爭,這些年來被全民詬病已久的立法院再度留下一段經典質詢,這次主角是立委劉櫂豪和檢察總長黃世銘

全長13分鐘04秒的質詢,沒有一家電視新聞台會全段播出,也沒有一家主流報紙會全文照登,但「重視立法院問政品質」的獨立媒體就會。以下是好生活報對質詢內容的全文整理,歡迎各界自行拿去使用:

立委劉櫂豪:

總長我想今天早上許多委員提出質疑,我想說你在這段時間對台灣的法治教育有相當大的貢獻,這段時間特偵組特別是你自己的言行,讓我們國人可以很嚴肅的……無論他是不是唸法律系的學生,特別是唸法律系的學生,大家可以非常嚴肅的來思考幾個問題。
 
憲法第12條保障人民秘密通訊的自由,到底它的真意是什麼?到底我們通訊監察及保障法裡面規定,第2條規定,監聽是「最後手段性的原則」是什麼?憲法44條規定總統在院跟院之間的糾紛,它扮演的角色是什麼?還有,三權分立到底真正的意義是什麼?還有特偵組存廢的時機,大家認真地去思考。
 
還有,到底檢察官在偵查過程當中,他的洩密跟行政長官之間的分際到底是什麼?在非法取得的證據之證據力,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毒果樹理論,到底規範的目的是什麼?
 
還有,我個人認為最重要的一點,檢察官、司法官的養成教育,到底把我們這些司法官培訓,或者是訓練成一個什麼樣的心態?
 
我想就這段期間特偵組,特別是黃總長,你的言行讓人民認真思考以下幾個問題:總長,我請教你一下,你身為檢察長,你轄下的一個檢察官他因為職棒簽賭案件, 在監聽過程中發現另外一件有可能涉及販毒的案件時,你認為基於你的指揮權,你會叫他繼續監聽?還是要申請另外立一個案號來申請監聽票?
 
檢察總長黃世銘:
 
一般實務上不會再另外立案號。申請監聽……(被劉打斷)

劉櫂豪:(搖頭,語氣變得激動)

總長!總長!在實務上,以前那個年代,實務上也許為了取供會非法羈押、會刑求,那是存在的事實,但不是代表唸法律的人可以說:「因為它存在所以它代表是合法的,它代表的是一種真理」啊!我現在問的,是你所受的法學教育、你的法學良心,你認為應該怎麼去做嘛?
 
你說不用另外立案,你把所有的刑事訴訟法翻出來給我看,哪一個說你可以不用立案?我們監聽的規定裡面,第2條明文規定它(監聽)是一個最後手段性原則,要針對具體案件,因為通訊監察保障,你不要忘記,它開宗明義規定,它就是怕國家機器伸進去我們憲法所保障人民有秘密通訊自由,這個最基本不能去撼動的基本人權,所以它規範了。與其說是給檢察機關、警察機關一個監聽的權力,事實上更明確的,是在規範、限制你們濫用這樣的權力啊!
 
你怎麼可以跟我說實務上,那你的意思是說「這樣擴限、漫無目的」的只要有一個賭博案件在監聽,即便監聽多久、即便監聽任何案件,實務上你也允許它這樣存 在。所以你在這裡已經昭告所有人,通訊監察保障法裡面的規定,對你來講,不只不具參考價值啊,連參考價值都沒有!我非常的訝異,總長!
 
黃世銘:
 
不是,不是……(想要解釋卻結巴)

劉櫂豪:

你給我明確回答,你回答我的問題,你轄下檢察官現在偵查一件職棒簽賭案件,後來發現有另外一個販毒集團,那麼你基於檢察一體的規定,你認為這個檢察官應該另外立案號申請監聽票嗎?還是不用?(台語)安內聽就好了?你明確回答這個監聽的問題!
 
黃世銘:
 
假如說聽得很明確,有具體的人……(被打斷)。

劉櫂豪:

不要給我這麼模糊啦!
 
黃世銘:
 
(有具體的人)就會簽出來。假如沒有的話還要繼續蒐證。

劉櫂豪:

那蒐證的意思是說,不用另外立案號?
 
黃世銘:
 
就原來的案號、偵查案號。

劉櫂豪:

通訊監察及保障法裡頭哪一條規定你可以這樣做?你不要忘記喔,它是在限制你濫用國家的權力ㄋㄟ,你現在給我舉例哪一條可以這樣子做?
 
黃世銘:
 
我們部裡有頒布一個分案報結的那個……(結巴,再度被打斷)

劉櫂豪:

總長,我現在不是在討論你的行政規則跟行政命令,我討論的是立法院三讀通過、總統公佈明文的法律,它的位階絕對比你規定的還高喔!
 
黃世銘:(點頭)
 
是。

劉櫂豪:

我講的是通訊監察及保障法,你不要忽略後面那兩個字「保障」耶!這個規定不是讓你可以漫無目的去監聽啊!
 
黃世銘:
 
它對分案沒有規定。

劉櫂豪:

沒有規定就是限制你啊,總長!它在第5、6、7條都明文規定你可以監聽的客體到底是什麼。總長我非常訝異啦……。
 
黃世銘:(點頭)
 
是。

劉櫂豪:

但是我也欽佩你的誠實啦。
 
黃世銘:(點頭)
 
對。

劉櫂豪:

因為你可能長期以來都這樣指揮辦案啊!
 
黃世銘:(慌張)
 
喔,沒有沒有!我就是說,證據還不太明確,人事時地物很明確就會簽出來。

劉櫂豪:

總長、總長,所以、所以你已經在說明你的立場,你認為說只要監聽範圍,即便這個通訊監察保障法裡面規定,都是視為無物啦!
 
黃世銘:(雙眼緊閉)
 
沒有沒有、沒有沒有……。

劉櫂豪:

總長,我再請教你,如果偵查監聽結果之後沒有任何的犯罪事實,這個資料可以公開嗎?
 
黃世銘:
 
我們、我們這次並不是說沒有違法的事實,是有行政關說,因為關說是違反行政中立……。 

劉櫂豪:

總長,你不要忘記你根據100年特支第幾號那個偵查、監聽,你完全是針對某一個法官可能涉及收賄、瀆職的案件在監聽,你根本不是這個案子關說在監聽。而且,你也說,在新聞記者會裡表明說,你這裡面是沒有刑事的不法。
 
黃世銘:
 
是調查以後,把林秀濤找來問過,我們把卷看過以後,才確定沒有刑事不法。

劉櫂豪:

總長、總長!你在調林秀濤檢察官來問的時候,是跟你100年特支號那個是不一樣的喔,那是不同的案件,你在偵查的是另外一個法官貪瀆,那表示說你請林秀濤檢察官來問的時候,你可能(研判)他是涉及刑事案件嘛,請問他的案號是幾號?
 
黃世銘:
 
還是一樣……就是原來的100……(再度被打斷)

劉櫂豪:

什麼還是一樣?!總長、總長!你在監聽的是另外一個法官,跟這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案子,那你既然用這樣子的態度,來去處理這樣的案子。總長我再請教你一 下,如果一個檢察官在偵查過程當中,他把所有的資料沒有告訴當事人,但是他找一個新聞記者、媒體來告訴他偵查內容,這樣可不可以?
 
黃世銘:
 
不可以!假如偵查秘密的話,不可以。

劉櫂豪:

那我請教你,你在這個案子9月6號才簽結,9月6號才確定這裡面沒有刑事案子的,在8月30號你為什麼?你憑什麼?你憑那一點,要去跟馬總統報告這個事?
 
黃世銘:
 
因為那個是行政不法,不是偵查中的秘密,關說是行……(再度被打斷)

劉櫂豪:

總長、總長!你要把自己的時間兜攏,你在9月6號才把這個案子具體結束,說這個案子沒有刑事不法嘛!我非常訝異,因為你在法界德高望重啦,那以前即便有人 對你有什麼評議,因為我沒有親身經歷過,我沒有辦法對你過去的言行做一個評論,即便很多新聞記者私底下問我。但是在這個事情當中,我看你對外的發表言論, 我非常地訝異,你竟然舉例你去跟馬總統報告是根據憲法第44條?
 
黃世銘:(閉眼點頭)

劉櫂豪:

總長,我們今天憲法第44條,不要說是一個念法律的人,即便沒有念法律的人,他用白話文來念,憲法第44條規定,總統對於院與院之間的爭執除本憲法有規定 外,得召開院與院之間的協商解決之。請問這哪一個規定總長有這樣的權力、有這樣的義務、有這樣的責任,你要去跟總統報告?特別是你8月30號報告時,這個 刑事案件還在進行當中耶!
 
黃世銘:(點頭點頭)

劉櫂豪:

總長,我非常訝異,也許你在法界德高望重,也許在立法院是彼此立場會針鋒相對的地方,但是我認為你缺少、你愧對我們念法律的,特別是那些莘莘學子,有多少 人是抱著對法律的憧憬、對公平正義的追求理想,來去投身法律的?他們現在等待你一個道歉跟說明!
 
你已經明文講這個刑事案件進行當中,當特偵組的檢察官同仁們為了你,還有你自己講,用憲法44條來說明時,其實我知道你內心也知道,你那時間點已經錯了 啦,不然你(陣營)那麼多念法律的人會用憲法第44條?不然我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,你找台灣所有念憲法的學者,不管他是藍色綠色,請問他用憲法第44條可 以支持你去跟馬總統報告嗎?你找不到啦!我保證給你一年你都找不到有這樣的學者敢!即便他的政治立場再怎麼樣偏向國民黨,他也寫不出這樣的論文說,因為憲 法第44條的規定,所以檢察總長在刑事案件進行當中可以向總統報告!我非常地訝異啊!
 
黃世銘:(沈默無法回答)

劉櫂豪:

總長,我們不熟識,但我寧可相信在你內心有一顆非常良善的心,就如同你當初幾十年前投身法律工作一樣,你跟許許多多念法律的莘莘學子,對公平正義有個憧憬要去追求它。
 
黃世銘:(閉眼點頭點頭)

劉櫂豪:

但是在這裡我身為立法委員,身為你司法官的後進學弟,我要說我們在追求的過程當中,不代表我們自己是一個正義的化身啦!我們自己不代表正義,我們是盡我們的能力在追求公平正義,但是我們絕對不可能化為「正義之神」!
 
黃世銘:(點頭,沒回答)

劉櫂豪:

總長!
 
黃世銘:
 
是。

劉櫂豪:

你對你向總統說明的這件事,你認為這有違反洩密罪的規定嗎?
 
黃世銘:
 
沒有啊,因為我報告的是行政不法的事證,而不是刑事不法的事證。

劉櫂豪:

8月30號你去報告,即便我們討(論)行政不法我不跟你講,但是8月30號刑事案件還在進行中耶!你9月6號才簽結的啊!
 
黃世銘:
 
沒有錯。

劉櫂豪:

沒有錯,那8月30號這個案子有可能8月31號、9月1號又發現新的證據……。(被黃打斷)
 
黃世銘:
 
沒有!……(被劉打斷)

劉櫂豪:

你又扮演一個神的角色啦!你8月30號當下都還沒有偵查終結,你怎麼知道沒有發生新的證據?
 
黃世銘:
 
沒有……。

劉櫂豪:

總長,總長!你不是神啊!你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血肉之軀啊!即便我們竭盡所能要追求目標公平正義,但你絕對不是代表一個神!
 
黃世銘:
 
這點我承認。

劉櫂豪:

你雖然嘴巴這樣講,但是你8月30號,也許,我舉個例來講,你8月30號你就向總統去報告,如果9月1號監聽譯文又跑出新證據,發現總統府,我說比如,發 現總統也涉入這個案子,那怎麼辦?或者說總統你本來就涉入這個案子,因為你跟他報告(台語)他就縮腳起來了嘛。
 
黃世銘:(點頭,沒回答)

劉櫂豪:

黃總長,這個時間完全是你自己講,你不要在這裡硬掰了啦!立法院有個好處,我們所有言行舉止都會在這裡錄音、錄影,20年後、30年後,我們的朋友、無論 是不是認識我們、無論是不是念法律的,只要他們願意都可以看到我們這段談話,他會清清楚楚地看到,身為台灣最高的檢察總長,他竟然說,在刑事案件進行當中他可以去向總統報告。如果你這個邏輯理論可以正確,那你應該昭告所有的檢察官,只要在刑事案件進行中,你只要不跟當事人講,你可以跟新聞記者講,你可以跟你的家人講,你可以投書,因為你只要不跟當事人講就好了。
 
總長,請你嚴肅地面對這個問題。

(The End)

檢舉 /
共 43 筆,目前在第 1 / 5 頁
1 | 2 | 3 | 4 | 5